專訪Mao|愛不是占有,但我有畫下你輪廓的權利

一個豔陽高照的午後我和Mao約在一個咖啡廳見面,前幾個禮拜透過Line跟她談了一下我的計劃,對於她的情義相挺真的除了感激還是感激,願意讓我錄下訪談還有拍攝她的畫作,我想已經是Mao很大的讓步了哈!從大學時期認識Mao到現在我覺得她是一個「好相處」但是很有『原則』的女孩,隱約從她的眼神話語中感覺到她在藝術創作中對自己的高要求,所以這次我真的又驚又喜她能夠很赤裸地接受我的提案。

Mao 是一個心思細膩,感受力特別強的女孩,這是因為這樣的特質為她的藝術路開啟了形形色色的小徑,這些枝節各自成章,觸及每個人不同的心靈區塊和感受,在訪談之前我們小聊了一下工作、一下八卦、一下生活中的趣事,但我的心底是希望我能夠透過文字表述呈現真實的妳,不會因為「訪談」二字成為妳的框架,鏡頭、畫作的後方依然揭露妳的真心和初衷。

「文憑、科系並非通往藝術之路的唯一門票。」

一樣和我就讀法文系的 Mao 其實偶爾都會經歷低潮,身陷囹圄之感無法褪去,熱愛藝術的我們因為一時的想法之差沒有選擇相關課系就讀,人總是在經歷過後才會憶當年,但這些經驗還有回憶也造就了現在的我們,人生就是反覆地去做選擇,一段旅程有故事才會是美的。而跟我相比繪畫已經成為了Mao生活中的一部份,我也會不禁好奇她會不會比我更在意當初沒有選擇藝術學院,感到更沮喪?後悔?「其實說真的我覺得沒有差別,我在畫室作畫時也有許多不是相關科系的學生,我們只是因為熱愛畫畫所以聚在一塊,並不是會因為你不是讀藝術出身的你就沒有資格畫畫,或者沒辦法把作品畫好,但是為了更了解和藝術相關的知識我會想要繼續進修,確切的時間地點不確定,也不知道是國外還是國內,總覺得自己還是在這塊的圈子邊緣,指的不是身份,而是一種一知半解的狀態,我想要完全浸淫在裏頭。」

「這些畫作是我活過的痕跡、我的回憶,真的沒有強烈的動機驅使我動筆。」

「學生時代一定要畫過國文課本。」

每當欣賞到一些美到翻的作品真的都會很想問作者「你為什麼要畫這些?」「你的靈感到底從哪來?」當然我也忍不住問了這位奇女子,結果她又語出驚人了:「從前喜歡畫畫就是單純喜歡才畫的,現在有時候也還是這樣,手癢就畫,腦袋放空也畫,腦袋卡住也畫,隨筆畫,心情不好畫,心情爽就畫,當然學生時代一定要畫國文課本然後假裝很認真在抄筆記,背負著要幫一些文人雅士完整他們尊貴身軀的使命。總之就是沒為甚麼,想畫就畫,不為誰,只為自己高興。」

為什麼人們在年紀漸長之後都會覺得小孩特別單純,我想是因為我們不自覺地把他人的行為都冠上了「目的性」,他為何要這樣做?是有什麼目的?什麼樣的好處?可能是經歷了社會洗禮(洗臉)防備心隨時間建建築起,很少我們會回歸人的本質還有我們的真心單純的去完成某一件事,尤其當你身處一個純功利的環境、團體更是如此。

「藝術是人和人溝通的橋樑,我創造的作品能夠激起漣漪,帶動另一波『再創造』,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過於高深莫測的藝術其實是把人往外推的。」

台灣近幾年辦了許多不同性質的展覽,文創的議題更是持續的被炒作,看過許多畫展也有策展經驗的Mao對於藝術的定義還有呈現方式也有著自己的見解。「我們透過創作來呈現關心的議題、想傳遞的觀念,無論是藉由圖像、動態、舞蹈、歌唱、文字….這些都是溝通的媒介和表現方式。」

藝術作品給人的感受是沒有標準答案的,Mao 很堅持人們應該保有反骨精神,直接給我們答案多無趣,我們應該要用更迂迴、曖昧、優美甚至更新穎的方式溝通。「這樣的溝通比淺白的文字或指示,都來的深刻一百萬倍,因為那是會直搗人心,逼大腦去思考的。思考為什麼這幅畫(作品)會給我這樣的感覺,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另一方面我不是很贊同用藝術之名創造過於高深莫測的作品,我沒有阻止,但我覺得這樣沒辦法建立雙方良好的溝通,許多作品會讓非專業人士一頭霧水,這樣的溝通是把人往外推的,因為你不是專業,看不懂是正常的,你也喪失了思考能力,應該說你『被強迫放棄』溝通了,就像咬了乾饅頭不配水直接吞到胃裡,完全無法做連結。」

「愛並非占有,但我還是有畫下你輪廓的權利。」

Mao的許多創作都圍繞在小動物上,尤其是貓狗,筆觸非常溫柔又細膩,完全就是狗癡!一群人約出門時如果發現她不見了,基本上八九不離十都是跑去玩狗了!「我畫畫的主題真的都圍繞在貓狗居多,因為很愛牠們,透過畫畫展現我想要吞掉牠們的衝動,愛到想把他們融在自己體內的詭異念頭,同時體悟到愛並非佔有,可請容許我畫下你的輪廓。」

快問快答

T:台灣最喜歡的城市?

M:淡水。

T:最喜歡的一道料理?

M:奶奶的雞湯。

T:如果不當插畫家,有沒有其他想做個行業?

M:隱士。

T:最欣賞的偶像?

M:蕭敬騰。

T: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的隱藏技能是什麼?

M:和狗講話。

T:目前發生過最令你感動的一件事?

M:就是妳找我訪問

T:用一句話來形容愛情?

M:微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T:世界末日前三天,你最想做什麼瘋狂舉動?

M:沒什麼瘋狂舉動,會去抱抱我愛的朋友們、看看我愛的地方,最後拿著筆和紙,和家人窩在一起。

Mao’s Blog: http://heureuse1994.blogspot.tw/?m=1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