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臥行雲流水,在身體上潑墨的西安刺青師石磊

 

作畫在肌膚的浪漫,伴隨著疼痛,疼痛過後留下的又會是什麼?「別人看我的作品有著如樂章般跳躍的線條,我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這些線條的流動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隨著你飛揚,隨著你流淌,隨著你彎曲跳躍,隨著你舒展纏繞。」寂靜流淌在墨韻中的西安藝術家石磊,這麼闡述自己的紋身風格。

 

偶然第一次機運接觸到紋身,原本從事動畫設計師的他就陷入了這門藝術之中,端倪大黑天的作品,情感跌宕,隨著一筆水墨流淌,不管是兩尾墨魚或是蓊鬱竹林,飄逸靈動、無痕勁爽的筆觸,讓人絲毫看不出是刺青。「我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顧客們的故事,顧客們的故事將會透過帶有濃烈感情色彩的紋身所表達,我們所震撼,所痛苦,所憂傷……的所有事物,皆是養分。」有些人因為入世而學會現實,帶上了面具做好了偽裝,結果活得不清不明,待樂到何時?或許在人類眼中留下的風景,才能獲得一絲真正心靈的平靜。

 

紋身似乎對於石磊來說不單單是一個靜止的印記,應該是一個流動的記憶,紋身就是在講故事,這個世界上眼了許多讓我們難以割捨的情懷,不管是愛情、友情或者親情,「我常常陷入這種情緒裡,但也因此我更理解紋身這門藝術。像是蓮花,我不清楚我畫過多少枝了,無論是小小的一枝蓮,還是一望無際的一片蓮,都認真地待著她們的使命。」因為感情太重,將這些曾經化作勇氣嵌入肌膚,或許也是一種成長和灑脫吧!

(此文與85期刺青極限雜誌合作)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