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藝術家陳立偉│UTAKA 豊花器藝術「我想成為後輩們的依靠 ,記得相信自己開拓的路。」

出生於台灣花蓮,求學階段跟著家裡搬到台北求學和生活, 「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就不停的搬家,一個新環境一些新朋友還沒開始熟悉我可能又要走了,這應該是我不太容易產生歸屬感的原因。」 我和立認識是透過Instagarm的問答,而且還是 「新的一年你們有什麼計畫? 」 這種非常鄉土偶像劇的情節,從兼職花器師到全職職人,從東京生活歸台的心境轉折他的轉變我也都參與其中。

EXPERIENCE

2019年11月 北海道トマム星野リゾート櫃檯接待
2019年4月 東京 有明ワシントホテル 櫃檯接待
2019年5月 遠見雜誌 395期152頁專欄人物


2020年10月 既視本 雅典藝術書店聯展
2020年10月 旭日 茗昕藝廊聯展
2020年12月「貓神降臨」花器設計
2021年 1月 「Mellow Art Award」日本線上藝廊入選
2021年 3月 「凝」別所 個展

陳立偉目前至 2021年的相關工作展演經歷

陳立偉

「死亡」與「毀滅」才是作品「完成」之時。生命的終結,即是死亡。

花器職人、展覽、盆器訂製、跨界合作、櫥窗設計。

「我一開始的領域其實是偏向數位插畫還有改念美術,從小就立志想當藝術家,但是求學階段沒有順利進入藝術大學,中間經歷過的挫敗我也都熬過來了,同時靠著自學也沒有放棄想往數位的方向進行。」

U T A K A 豊品牌理念取用自於日文的「豊」(yutaka),原意就是指富饒的、豐富的、豐收的。會選這個字很直覺,字的性質也是希望可以引導觀眾連想到植物與器具。漢字的外型也像是「器具」,會使用日文除了是參考日本美學「 侘び寂び」、「物哀れ」、「幽玄」之外,簡化成「Utaka」「U」代表的就是「你」(you)。


雖然出發點是日本的美學精神概念,但也希望用這個精神作為載體使之革新,在未來希望能有更多台灣的元素。很多作品也會用日文跟中文共有的漢字做命名,不限領域的合作,目前以時尚為主。會選用水泥,是因為水泥的調性很適合表現「器物經過時間產生的痕跡」。所有的作品在與「盆栽」的製作是背道而馳的,並非改變植物外觀而製作盆栽,是為了「植物」而製作「器具」。在製作過程的狀態必須介於「有」與「無」之間,雖說是為了「植物」所製作「器具」,在塑形過程中要感受流體的變化,脱模時用敲碎的方式讓他自然產生裂痕,最終以最適合植物的造型結合。

2021年 1月 「Mellow Art Award」日本線上藝廊入選


而經過一段生長時間後,「植物」也會與「器具」產生「連結」,合而為一。盆栽作品因為是具有生命的,所以每個階段都不同。藉由作品本身去重新理解變化,藉由變化去重新理解作品。「死亡」與「毀滅」才是作品「完成」之時。生命的終結,即是死亡。植物的成長與變化,花器的耗損與破碎,是「生命」的「旅程」。

2020年10月 旭日 茗昕藝廊聯展


Q:「 開始做花器的緣由 ?」
A: 「 原本就喜歡植物,從小就喜歡看一些動物圖鑑還有觀察大自然,當時因為疫情被迫返台 ,心情蠻鬱悶的,就真的也不知道做什麼,想要跟市售的花器有點不一樣,就在家裡開始做了」

Q: 「 關於侘寂的定義? 」
A: 「 源自於日本,但其實各國都有類似的理念,的確因為在日本工作的關係我有受到一些文化上的影響,侘寂就是生活,與我們同行,不用特別去定義。」

Q: 「我有觀察到你的作品都是圓形為主,之後會有什麼想要突破的造型嗎?」
A: 「 對於創作的我來說圓形在視覺上比較容易去堆疊,比較有可控性的,當中我也有做過一些其他形體,最後會選擇圓形有一部份也是因為商業考量,因為比較好和大眾傳遞,對於消費者來說比較好入手 」

Q: 「 大部分的作品形狀都很類似,你是怎麼去做辨別的? 」
A: 「 雖然真的都長得很像,但每一件作品我都有投入感情,所以細分我都還是分得出來。 」

快問快答


Q:「年紀增減這件事對你有什麼影響嗎? 」
A: 「 就假議題阿,重點是經歷,如果你縱觀一個人的生命,長度不代表一切,經歷和深度才是比較重要的,像有一些人活到四五十歲其實也沒有什麼花火,他自己也講不出一些讓他有共鳴的事,年紀對我來說很像一個罐頭上面打的製造日期,就只是辨識碼的概念而已。 」

Q:「 你的創作和植物密不可分,你覺得你的靈魂和植物的靈魂有什麼不同? 」
A: 「 其實我沒思考過耶哈哈哈哈!我是覺得植物本身是有感知能力的,不過這題我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

Q: 「 你的心是什麼做的? 」
A: 「 我覺得什麼都沒有,就是空,偶爾還是會有波動但一樣沒有形體,就是空的這樣。 」

Q: 「 最喜歡的電影 ?」
A: 「 《敦克爾克》 」

Q:「如果想讓你發明一個東西你會想發行什麼? 」
A: 「 自動洗澡機 。」

Q: 「 最喜歡的五本書 ?」
A: 「 《卡夫卡變形記》 , 太宰治的很多耶,我很喜歡他,像是《夜櫻與魔笛》,《斜陽》,《人間失格》這幾本,還有《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 。 」


Q: 「 對我的自我告白時間」
A: 「 創作的以外的事比較有體悟,創作的時候我還蠻容易進入狀況的,好像沒什麼問題,可能就是目前覺得自己還是處於不上不下的狀態,對台灣的圈子還是有點失望,應該是說我知道商業行為事必須的,但是真的很多人忘記了藝術的初衷,這並沒有錯,前提是不要傷害到人,為了己利而去製造對立或者紛爭,這點我就很反感。 」

「 舉例來說空間展覽好了,藝術品進駐進在一個空間,大多數的人對於作品的深度還是不夠,也許這跟我們的教育也是有關,藝術產業的教育和發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我也想鼓勵一些想從事藝術領域的後輩們,把自己準備好機會還是會來臨的。 」

藝術家陳立偉工作室陽台。

UTAKA 豊花器藝術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utakartofficial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utaka_official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